首页 > 历史 > 揭秘 > 正文

毛泽东为农业“大跃进”算了一笔细账(5)

在一派浮夸气氛中编制的1959年计划的第一本账和“二五”计划的第二本账,粮棉指标也很高。

1958年6月中旬,由农业部门提出、国家经委汇总、我向政治局汇报的1959年计划第一本账的指标是:粮食6000亿斤,比当时预计的1958年产量增加1300亿斤;棉花6000万担,比当时预计的1958年产量增加1000万―1600万担。在高产“卫星”的鼓动下,8月,北戴河会议决定:1959年粮食产量指标8000亿―10000亿斤,棉花产量指标9000万―10000万担。10月,在西安召开的九个省市农业协作会议的总结报告提出:1959年全国粮食产量15000亿斤必须保证,并力争达到2万亿斤。会上还出现一种奇异的说法:我国粮食产量再提高,“把地球上的人通通集中到中国来也够用”。12月,八届六中全会对西安会议的建议打了个大折扣,全会决定:1959年粮食产量指标10500亿斤,棉花指标1亿担,与钢、煤指标一起,合称为1959年的“四大指标”,并公开发表。但1959年初,有些地方的农民说:“去年订的指标,是飞机上吊大闸蟹,悬空八只脚。”

1956年党的八大建议:“二五”计划(后称为“二五”计划第一本账)期末1962年粮食产量5000亿斤,棉花产量4800万担。1958年八大二次会议提出的“二五”计划第二本账:1962年粮食产量6000亿―7000亿斤,棉花产量6500万―7500万担。8月北戴河会议建议,1962年粮食产量15000亿斤,棉花产量15000万担,分别高出第一本账两倍和两倍多。头脑热度达到最高点时的11月,即第一次郑州会议经过讨论,曾写出《十五年社会主义建设纲要四十条(初稿)》,要求到1972年全国平均粮食亩产达5000―10000斤,棉花亩产达到500―1000斤,全国耕地实行“三三制”(三分之一种植农作物,三分之一休闲和种植绿肥,三分之一种树种草)。这些严重脱离实际的高指标和非科学的设想,理所当然地会落空的。

对1958年粮棉等农产品产量盲目乐观的估计,并认为今后我国农业生产将不是以百分之几,而是以百分之几十的速度年复一年地增长的错觉,又引发了一个更重要的错觉,以为我国农业问题解决了,粮食吃不了了。从这个错觉出发,作出了一系列的错误决策,其中之一就是用农业逼工业,把全党工作重心转移到工业首先是钢铁上来,放手发动全党全民大办钢铁。

来源:人民网

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