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 > 揭秘 > 正文

毛泽东为农业“大跃进”算了一笔细账(4)

离奇的粮食高额丰产典型,大都是采用“并田”方法(即把许多块茁壮的成熟或基本成熟的庄稼移栽并到一块田里)假造出来的;也有一些是按密植株数推算出来的,如山东寿张县推算,一亩谷子密植四五十万株,一棵谷穗一两谷,一亩就是30000斤。然而,当时各级领导机关和新闻单位对此却置信不疑。领导机关以这样的典型作基础,对1958年粮食、棉花总产量作了极为乐观的估计,对1959年计划和长期计划的粮棉产量提出了高得出奇的指标。

1957年,我国粮食产量3700亿斤,棉花产量3280万担。1958年2月3日,我以国家经委主任身份,向首届人大五次会议作关于1958年国民经济计划报告(当时年度计划由国家经委主管),提出:1958年计划粮食产量3920亿斤,比上年增加220亿斤;棉花产量3500万担,比上年增加220万担。应当说,这个指标还是比较实事求是的,在年景正常的条件下,经过努力是能够达到的。但是,农田水利建设高潮一来,反“右倾保守”的空气一膨胀,地方对农业的“大跃进”充满了信心,地方提出的指标(后称为1958年计划第二本账),粮食4316亿斤,比2月人大批准的计划(后称为1958年计划第一本账)增加396亿斤,比1957年增加616亿斤(其中辽宁、内蒙古增长60%以上);棉花产量4093万担,比第一本账增加593万担,比大丰收的1957年增加813万担。这就有点玄乎了。

从6月中旬开始,刚成立的各大协作区先后召开农业协作会议。由柯庆施同志任主任的华东协作区首先放出一炮:华东五省市(不包括山东)去年粮食总产715亿斤,今年夏季就收了203亿斤,加上秋季将有1200亿斤,比去年将增加507亿斤,增长近70%。谭震林同志6月25日在会议总结中说,一般规律农业只能增长4%、5%,最多6%,一般的跳跃可达10%、20%,华东今年增长70%,这是飞跃。他说,根据华东的经验,原来估计今年全国增产1000亿斤,就小得不像样子了。毛主席要求做到五年内全国人均粮食2000斤的任务,可能三年,至多四年就能完成。此后,其他各大协作区也纷纷按“大跃进”的愿望和要求测算本区的产量。湘、鄂、赣、粤、桂五省区协作会议估计,春收作物和早稻增产1倍多。一向低产的西北地区提出:1958年每人平均粮食产量要达到1100斤,1959年2000斤,1962年突破3000斤。1958年8月25日,农业部党组提供给北戴河政治局扩大会议的报告称:1958年全年粮食总产量超过8000亿斤,比1957年的3700亿斤增加4000多亿斤,增长1倍以上。北戴河政治局扩大会议对农业部的数字有所保留。9月1日发表的会议公报宣布:1958年粮食产量将达到6000亿斤到7000亿斤,比上年增长60%到90%;棉花产量达7000万担,比上年增长1倍以上。10月,谭震林同志在西安召开的华北、东北和陕西九个省市农业协作会议上所作的总结报告称:1958年全国粮食产量8000亿斤是肯定的,1万亿斤是可能的。12月初召开的八届六中全会认为西安会议估计产量水分大,打了个折扣,在12月10日发表的全会公报中宣布:今年粮食产量将达到7500亿斤左右,棉花产量将达到6700万担左右。那一粮食年度的征购任务和经济生活,基本就是以这个估计数字为基础安排的。但后经落实,1958年粮食产量为4000亿斤,棉花产量为3938万担。

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