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历史 > 揭秘 > 正文

大跃进中谁"直谏"毛泽东阻止三峡工程仓促上马(2)

“不过,从我的历史、思想查看,我之所以犯这个错误,主要还是思想意识上的问题,我绝无其他居心,相信党也了解这一点。”李锐同许多“右派分子”和“右倾机会主义分子”一样,真诚忏悔,深刻检查。但怎么认错,也不认为自己有反党、反毛主席的思想和行为。

李锐是新中国水电事业的开创者之一,三峡工程反对派的领军人物。他在1964年4月8日写有一首回顾南宁会议的诗:一电忽传飞邕宁,事关三峡误三门。故人为我担忧甚,成竹藏胸敢直陈。骋辩当庭虚实显,上书隔日是非分。偶逢破格常言事,祸伏之心且语人。该诗讲的是1958年1月,李锐突然被召至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,就三峡工程是否上马,同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进行一场“御前论争”。

其结果,原本憧憬“高峡出平湖”,主张修建三峡大坝的毛泽东,采纳了李锐的反方意见,并破格要李锐做他的兼职秘书。毛在会议上热情地号召:“要培养像李锐这样的秀才”。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称李锐“廷试中了状元”。在全党、全国发高烧、升虚火的大跃进中,倘若三峡仓促上马,绝对是一场特大的灾难。李锐率性直谏,影响并转变了毛泽东的决策,其功至伟。

秦城诗作《龙胆紫集》中,有一首评价唐太宗的诗,末两句为:“直谏虽不易,纳谏更为难。”毛泽东在这件事上的清醒和冷静,值得称道:七十年代催促三峡上马声中,他仍没有点头。李锐并未受宠若惊。他对多年的挚友、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说:自己心直口快,很容易惹祸,不适合在主席身边工作;并开玩笑说,这是“自投罗网”。李锐也曾对刘澜波和黄克诚袒露心底:担任主席的兼职秘书,怕是要“碰鬼”(湖南话,惹麻烦之意)的。尽管李锐心存顾虑,但忧国忧民之心无改。

在南宁会议之后,他还是就大炼钢铁、粮食放卫星和“二五计划”指标落实等问题,给毛泽东写过三封信,对大跃进的浮夸及其不良后果,提出委婉的批评。为此,1959年4月,毛泽东在上海开的中共八届七中全会上,当众嘉许李锐:“你给我写了三封信,给我很大的帮助,我很感谢你,是共产党感谢共产党。”同时,也批评了李锐:“你写的东西有‘骨头’没有‘肉’,你给我点‘肉’吃嘛!”“李锐怕鬼(指有一封信复印给李富春了),要改。”进而大讲“六不怕”,要求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学习海瑞,“舍得一身剐,敢把皇帝拉下马。”

来源:《炎黄春秋》

上一页 1 2下一页